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思想建设>学习园地>
新常态呼唤旗帜性人物

这次在浙大的学习,获得了大量新信息、新思想,收获颇丰,很有意义。特别是对“新常态”有了进一步地明确认识,促使自己正在思考的一些问题瓜熟蒂落。比如,因应“新常态”要求,民主党派需要积极培养造就出自己的旗帜性人物,让他们在社会生活的“新常态”中,发挥好“无形引导”正能量作用,推动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以此来体现参政党价值。

对新常态认识。“新常态”是通过“四个全面”,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一个发展新阶段。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这四个全面完整地呈现出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治国理政的总体框架。它清晰指明了在当前和今后的一个时期里,关于党和国家各项工作的主攻方向、重点领域、关键环节等治理重点。它明确揭示了通过改革、转型、创新,使社会活力再次激发的发展逻辑。总之,“新常态”是我国将进入一个新发展阶段的时态代名词,这个时态的执政方式将实现由“管理国家”到“治理社会”的大转变,这将是体现中国共产党执政水平质的大提升的一种转变。这种质的大转变,将使党在充分发挥已有执政能力优势的基础上,更加注重统筹兼顾、协调联动平衡各种社会矛盾,特别是还会更能善于运用辩证思维来谋划和运筹经济社会的平衡发展。新常态就是这样的一种执政时态。

社会治理新观念。按照对新常态的理解,我们今后解决问题的工作方法,将会更多地运用到“社会性”的方式。即我们在做事的时候,应更多地考虑到工作对象的“社会性”特点,采用相应“社会性”方式去满足对象的需求;我们在平衡协调各种关系的时候,应更加尊重支配这些关系的社会心理机制规律,采用相应的“治理性”方式去引导,以获得最大求同实现平衡。自己觉得,这是新常态对我们提出的思维方式变化要求,是需要我们进一步树立起来的治理新观念。

社会需求基本特征。从社会心理需求变化的角度,来分析我国社会发展在不同阶段的社会需求特征是什么,才能找出国家社会运行状态的基本特征,以此来清晰我们的执政方式该如何顺应。习近平总书记讲过,我国发展经历“革命、建设和改革”三个时期。按照这三个时期的划分来分析,自己有以下三点觉悟:一是49年建立新中国之前的革命时期,广大人民处于“生计无着落”的基本状态,“求生存”成了社会的基本性需求,所以社会运行特征是“革命”;二是改革开放之前的建设时期,广大人民群众处于“生计难安”的基本状态,“求供给”成了社会的基本性需求,所以社会运行特征是“建设”;三是新常态之前的改革建设时期,广大人民群众进入“生计安康”的基本状态,“求价值”成了社会的基本性需求,所以社会运行特征是“参与”。而新常态之后的改革治理时期,人民群众正在进入“生活小康”的基本状态,“求实现”将成为社会的基本性需求,所以社会运行的特征是“治理”。自己觉得,新常态的社会基本性特征是广大人民群众对多元化发展的强烈需要,国家社会已进入了通过“治理”才能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新阶段。

社会治理二元特点。通过这次学习,结合平时的思考,自己觉得“治理”在内容方式上有二元特点。一是通过国家框架来管理社会,二是通过社会自身体系来平衡社会。前者更具有强制性,表现为“用手投票”,由于容易看得见,属于有形的领导方式。而后者更具有平衡性,表现为“用脚投票”,由于不容易看得见,属于无形的引导方式。对于治理国家社会来说,既要加强有形领导,也要重视无形引导,两者结合才更符合国家对社会的治理,在我国才更具中国特色。今后,我们民主党派工作想要上台阶,把握这个新背景很重要。

民主党派参与在无形引导。作为参政党的民主党派,在“参加”国家管理体制内活动的同时,在社会生活中,还有很重要的作用,这就是发挥好对社会的无形引导,实现“参与”。从社会界别组成角度来看,各民主党派是社会相关阶层及群体的代表组织,在界别中有较强影响力。从我国政党制度的社会意义来认识对国家社会的治理,首先是民主党派我自己跟共产党走,然后是引导所代表的社会界别阶层、群体同我一道跟共产党走,以营造出社会成员大家都紧跟着共产党走的全社会局面。换个说法,发挥民主党派的无形引导作用,让处于多元化发展的社会不同阶层、群体汇聚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聚集人心形成实现伟大中国梦最大半径的同心圆,共同完成大统战意义上民族复兴使命。

    旗帜性人物作用凸显。首先,是社会群体形成的不可人为“安排”。“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基本社会现象,“人之相识,贵在相知”是这种现象的心理机制。缘于人生经历相似的相知者们,彼此价值观趋同,在心理相融的驱使下他们成为了今天社会中的一个个天然群体。其次,是执政方式需要应社会心理变化而调整。如今社会成员的多元化发展要求十分强烈,说明社会成员的从众心理(安全需要)作用在不断下降,而自我追随心理(价值实现)作用在迅速上升,这给我们的执政方式提出了新要求。也就是说:在过去,从众心理驱使社会成员需要参加一个有形的单位(当职工),与之相应,执政行为就可以充分发挥单位组织中的有形领导作用,来对经济社会实行“管理”。在今天,自我追随心理驱使社会成员需要紧跟一面无形的旗帜(成粉丝),与之相应,执政行为就还需要积极发挥旗帜性人物的无形引导作用,来对经济社会实现“治理”。另外,旗帜性人物的作用不可替代。从社会心理角度来看民主党派的成员,一般都是属于自我追随意识表现较强的社会成员,他们所代表界别的其他社会成员同样也很类似,他们对旗帜的向往存在较强的内心驱使力。在参加经济社会活动的时候,与来自单位组织给他们的有形力量相比,这种旗帜性人物的无形力量往往还会更加强大,更加持久,更能攻坚破难。可以说,新常态下的国家社会治理,将是一个旗帜性人物作用凸显的社会。自己觉得,今天要开启民主党派工作乃至统战工作的新常态,需要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积极培养和造就民主党派的旗帜性人物,这是新常态的呼唤,!

工作思路收获。市委统战部组织的这次在浙江大学的学习,自己进一步地理清了工作思路:新常态是社会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时态,强调对国家社会的治理,顺应经济社会形态的多元化发展特征,注重有形领导与无形引导相结合,旗帜性人物作用会更加凸显。如何培养和造就自己的旗帜性人物,已成为了我们民主党派在新常态下的当务之急。